政府救市,防范风险扩散

据外媒报道,意大利政府25日宣布拨款最高达170亿欧元,救助两家濒临破产的地方银行。市场担忧情绪因此得到暂时舒缓,26日欧洲银行板块早盘上涨。

这个夏天,尽管欧洲风险事件持续对全球金融市场的稳定构成威胁,但是今年迫在眉睫的威胁则来自意大利及其饱受折磨的银行业。

  汇通网7月7日讯——意大利银行业越来越脆弱,分析师开始担心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可能“破产”,并且警告该国可能发生潜在的银行挤兑风波,由此引发政府使用纳税人资金救援银行业,将导致其主权信用评级被下调,其溢出影响也可能导致更广泛的欧洲银行系统面临着类似威胁。

根据意大利政府发布的声明,这项紧急救助旨在维持威尼托银行和维琴察人民银行的正常运营,并将立即对这两家深陷危机的银行启动清算程序。

风险咨询公司Eurasia Group的驻伦敦分析师Federico Santi表示,今年进入下半年,意大利的银行业风险及其在欧洲其它国家的蔓延,将是市场所需关注的最大宏观政策风险。

图片 1

据悉,两家涉事银行存在大量的债务违约,欧洲央行近期将这两家银行认定为濒临破产。欧盟委员会本月23日初步批准意大利政府出资将两家银行合并的计划,这使得意大利有望以自己的方式解决本国银行危机。

图片 2

  业内分析师爱德华兹(Andrew
Edwards)周二(7月6日)在一份报告中称:“较之于英国“脱欧”,意大利对欧元区的威胁似乎更大。如果没有正确处理,该国摇摇欲坠的银行业,或将覆灭欧洲央行此前为拯救欧元所付出的全部努力”。

据当地媒体报道,两家银行的优质资产和不良资产将被分割,高质量资产将以象征性价格卖给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后者是意大利第二大银行,也是意大利资本状况最好的银行。

在英国于6月进行全民公投决定脱离欧盟之后,市场的注意力开始转向意大利。分析师担心在最坏情况下,意大利银行业问题可能会威胁其在欧元区的身份,即或将迫使其脱离欧盟。

  爱德华兹在强调意大利银行业脆弱性的严重程度时指出:“与其他国家不同的是,在2008年美国雷曼兄弟公司倒闭引发了全球金融危机后后,意大利仍没有像其他发达国家一样对其银行业进行全面整顿和清理。该国银行业持有3600亿欧元(合4000亿美元)的不良贷款(不良贷款)——占欧元区坏账总量的三分之一,而该国的大约五分之一的消费贷款也都沦为了坏账”。

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上周表示,愿意以1欧元的象征性价格购买上述两家银行质量最好的资产,前提是政府承担清算两家银行大量不良贷款的责任。

危险局势可能会有所加剧,短期内全球金融市场因金融和政治风险频发或将陷入动荡局势。意大利银行业危机也可能会令许多投资者对金融危机以来的全球银行业现状大吃一惊。

  尽管大多数市场的关注和动荡都集中在英国前几周脱离欧盟带来的影响,但意大利银行股一直以来如坐过山车,跌涨幅度很大。

意大利总理真蒂洛尼在2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政府此举完全符合欧盟关于国家扶持地方银行的规则。他还说,这两家银行26日将照常营业。他称,这两家银行已经到了需要救助的地步,以避免出现无序倒闭的风险。

意大利银行业面临怎样的危机?

  欧洲央行此前警告称:作为现存世界上最古老的银行,意大利西雅那银行(Banca
Monte dei Paschi di
Siena)必须在三年内削减40%的坏账后。这导致该行的股价在本周一(7月4日)进一步暴跌。

意大利开始清算濒临破产银行的消息令欧元区银行业指数上涨1.2%,意大利市场的联合圣保罗银行股价也一度大涨3.6%。

意大利银行业已经深陷不良贷款泥淖当中。官方数据显示,意大利银行业不良贷款(NPLs)统计总量为2000亿欧元(2205亿美元),约占其贷款总量的8%左右(如上图)。但是根据富国银行(Wells Fargo)的一些分析师表示,短期内意大利银行业的不良贷款数量或将额外增加1600亿欧元,这将使得不良贷款总量占其贷款总量的比率升至“惊人”的15%。

  自意大利市场监管机构禁止卖空BMPS股票后,尽管意大利银行股周三(7月6日)得到了短暂的喘息,现在注意力都集中在意大利银行业以及其广泛的经济该如何获救上。

尽管市场层面的压力稍缓,但意大利和欧元区银行业前景仍不乐观。

意大利银行股已经遭受重创。市场注意力已经集中在位于锡耶纳(意大利城市)BMPS银行,该行成立于1472年,其资产规模位在意大利银行业位居第三。

  本周早些时候有报道称:意大利将通过使用国家资金救助其陷入困境的银行,打破新的欧盟银行监管。虽然,意大利政府的一位发言人否认了这样的猜测。按照欧盟银行业联盟规则,必须先由股东,然后是储户来承担银行的救援成本,而非是纳税人。但意大利政府却不希望储户资金受到损失。

欧盟委员会公布的最新春季经济预测显示,2017年和2018年,意大利经济增速仍将保持在此前预测的0.9%和1.1%的水平线上,较3个月前的冬季预测数据没有任何变化。欧委会同时表示,意大利在公共财政管理方面显示出优化迹象。根据预测,2017年意大利将是区域内唯一一个经济增速不及1%的国家。

欧洲央行本月早些时候曾要求BMPS银行在2018年将其不良贷款风险敞口从2015年的469亿欧元削减至146亿欧元。

  意大利总理伦齐并不希望银行业依靠储户自己进行“内部纾困”,因为这会让该国大批民众在此过程中遭受惨重损失。据意大利央行4月报告显示:意大利家庭持有价值约290亿欧元(321.7亿美元)的银行发行债券,且已经被转化为股本,以防这些银行需要救助。

另一组来自欧洲央行的数据也显示,意大利银行业的股本回报率在欧洲国家中排名垫底。2016年,意大利银行的平均股本回报率约为1.6%,欧洲主要国家中只有葡萄牙的比例低于意大利。

这使得市场对BMPS银行以及意大利银行系统偿付能力的担忧进一步放大,与此同时,也使得意大利政府摊牌的市场忧虑有所加剧。

  如果“内部纾困”是可能的,爱德华兹警告称:意大利银行就会出现挤兑现象,类似于此前希腊和塞浦路斯储户纷纷取出资金。

在近期举行的七国集团财长会上,意大利财长帕多安在与成员国代表会谈中表示,意大利银行坏账规模将会“大幅度”下降。

7月29日,欧洲银行业管理局的压力测试结果将更加清晰的揭示出意大利银行业的资本需求情况,从而也有可能引发新的金融动荡。

  爱德华兹表示:“满足当前的救助规则可能意味着存在潜在的银行挤兑风潮,而意大利政府则不惜一切代价,避免这一现象。因此,该国的另一种选择就是使用公共财政扶持银行,并无视欧盟银行业规则。”一旦如此,意大利与德国等欧元区核心国家本已尖锐的矛盾将进一步深化。

国际清算银行25日称,尽管经济情况好转正在帮助全球银行业在金融危机爆发的10年后转危为安,但欧元区金融机构仍令人们对该领域的复苏保持谨慎。

锡耶纳银行(Monte dei Paschi di Siena),这一世界上最古老的银行的股价已经自6月底以来下跌16%,且今年迄今已下跌近75%。其它意大利银行股价也遭受重创,导致米兰FTSE MIB指数今年迄今跌逾22%,远远落后于泛欧斯托克600指数等欧洲同行股指,泛欧斯托克600指数今年迄今下跌约6.8%。

  爱德华兹还强调:“意大利可以救助其银行,意大利总理伦齐已经暗示他愿意使用公共资金解决问题,必要时可能会违反欧盟规则。但这样一个明确的干预将重创新的欧洲银行业规则,破坏仍然脆弱的系统。”

BIS在央行领导人论坛上发布的年报中称,金融行业面临着虽有改善,但仍具挑战性的环境。在许多发达经济体中,短期经济前景明显改善,金融阻力已变为顺风。

银行业在金融危机之后没有整改过?

  意大利不愿意寻求欧元区伙伴的救助,该国曾试图通过指定近50亿美元的救援基金(Atlante基金)对意大利最弱的银行进行资本重组,以支撑其银行系统。但数额太小了,一些分析师认为这无法覆盖意大利银行持有的不良贷款。不过,爱德华兹表示:意大利和欧洲其他国家之间需要妥协,以阻止这一欧元区重要经济体的崩溃。

BIS补充称,银行业应使用“增长红利”增强他们应对市场动荡的韧性,并重新塑造商业模式。经济改善会阻止不良贷款上升。

一句话:没有。牛津经济学院经济学家Ben May在一份报告中写道,虽然意大利金融危机后的改革大受市场称赞,但是大多数措施相对较为温和。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对于为爱尔兰,希腊、葡萄牙和西班牙提供不同程度的财政援助,欧元区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然而,对于欧元区领导人,意大利被视为“问题太严重以至于无法实施救助”,其融资需求太大了。

“这就是说,某些地区的银行体系依旧脆弱不堪,信贷质量将进一步恶化。例如,在许多欧元区国家,不良贷款比重依旧居高不下。”BIS称。

May表示,最终,意大利并未以一种有效的方式对其银行业进行重组,且其金融业困局因其持续低迷的经济增长而有所加剧,与此同时,加之意大利政府债券收益率低下,且其利率下降,导致银行业利息收入下降,难免意大利银行业会承受痛苦。

  据欧盟委员会消息称:意大利庞大的公共债务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2.7%,仅次于希腊,虽然,该国最近经济增长得以恢复(预测2016年是1.1%),但依旧落后于欧元区整体水平。

BIS称,全球银行业者在降低杠杆和获利多元化方面已经取得进展,但许多银行的市值水平表明投资者仍心存怀疑。欧元区银行业者的市净率仍低于1,说明银行的股价低于每股净资产。

意大利不能帮助其银行业脱离困境吗?

  因此,投资者担心任何意大利银行的崩溃都可能导致已经面临政治动荡的意大利出现经济危机。此前,伦齐呼吁关于就宪法改革进行全民公投,并且将在10月举行,并表示如果他失去选票,他将辞职,这就意味着要进行重新选举。

BIS称,银行业需要股东权益收益率与实际ROE之间的差距缩窄,但在欧洲,这一差距近来反而有所扩大,这说明银行业面临进一步提高获利能力的压力。

对于这一问题存在较大规则冲突。在欧盟新规定之下,债券持有人会在公共银行得到救助的情况下遭受冲击。而欧盟的规则则是防止银行业救助计划让纳税人来买单。

  三位分析师理查德·麦奎尔(Richard McGuire),林恩格拉汉姆泰勒(Lyn
Graham-Taylor)和马特凯恩斯(Matt
Cairns)周三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如果意大利设法为资本重组开放绿灯,加强意大利银行系统所需的资金很可能是来自意大利的公共财政。这才是痛苦的根源”。

BIS经济顾问兼研究主管申铉松指出,欧洲银行业的表现还给人一种印象,那就是以跨境借贷来衡量的全球融资活动正在匆忙回撤。

研究员Silvia Merler表示,问题是大约三分之一的意大利银行债券被家庭散户所持有。 Merler表示,债券持有者可以通过得到补偿来降低遭受的冲击。但是,这样的补偿需要一个漫长的仲裁程序。

  他们还补充道:“尽管政府计划提供给金融部门额外资金,就意大利GDP而言,相对较小,这可能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经济存在温和增长,堆积如山的债务负担,债务的增加可能是触发评级机构考虑意大利信用评级下调的主要原因”。

“不过,国际银行业的收缩基本局限在总部设在欧洲的银行,”申铉松说,“其他银行业体系与全球GDP有关的对外业务其实有所增加。”

这无疑将令政府陷入两难境地,因为纳税人拒绝救助可能会激怒选民,而对债券持有人进行保护同样也会遭受纳税人反对。

  “如果这些评级机构开始承压,意大利评级标普已经处在“BBB”级别,这可能会引发人们猜测,意大利最终可能会放弃投资评级”。并且警告称:这将对国家产生“重大影响”,特别是如果该国政局陷入混乱。

那么,未来可能将会发生什么?

  “如果伦齐10月份输掉这场投票,或将会导致一段时间的不确定性,对意大利经济和银行业施加更多的压力。此外,反对党“五星运动”可能会赢得新的选举,一旦如此,意大利退出欧元区这一最糟糕状况的发生率就将显著上升。”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