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看2017年金融热点,夯实风险

多位专家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防风险是今年金融领域的一件大事。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如何夯实金融风险“防火墙”、防范交叉性金融风险、推进监管体制改革等话题将备受关注。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今后3年,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要服务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

新华社北京12月16日电(记者
刘铮、李延霞)外有全球“黑天鹅”事件不断、美联储加息牵动全球市场,内有资产泡沫泛起、金融市场不稳定因素抬头,2017年中国金融何去何从?

关注多领域潜在风险

过去一年,货币政策推动金融机构逐步消解存量业务,约束和控制增量业务,监管部门专项整治市场乱象,弥补制度短板,引导金融机构回归本源,专注主业,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放眼未来,金融风险该怎么防?金融如何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金融监管方向如何?

16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2017年经济工作做了部署,从中我们可以看出金融热点2017年的政策走向。

专家表示,去年以来,监管部门采取多项手段抑制金融风险并取得一定成效,但资金“脱实向虚”、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过度膨胀、大类资产快速轮动和资产价格泡沫堆积等问题尚未从根本上解决。从国际经验来看,金融风险的形成与爆发基本都是创新带来的杠杆作用引起的。

三个良性循环促进金融回归本源

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中国人民银行《2016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高频率提及“风险”和“泡沫”,向社会传递了一个明确的信号:2017年防控金融风险被放在更为重要的位置。

江苏瑞涛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建筑机械设备生产销售的企业,最近与一家公司签订一项委托生产合同,金额高达539万元。由于款项是完工后支付,公司前期不得不自行垫付费用采购原材料。

防控风险被放在2017年金融政策的突出位置。

谈及哪些风险最需警惕,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一是美联储加息周期启动以后,全球流动性整体收紧,给中国人民币汇率、外汇占款投放带来压力,国内流动性压力加大,这与以往几年有较大不同。二是银行信用风险值得关注。今年去产能、去库存力度将继续加大,“僵尸”企业的出清给银行信用风险带来压力。同时,前期房地产过热也蕴藏风险。毕竟,在今年的调控背景下,房地产是否会“硬着陆”有待观察。三是相当多的金融机构在部分投资领域大力加杠杆,期限错配严重,而今年货币政策变化将对其造成影响。四是金融机构创新步伐加快,混业经营愈发明显,银行、证券、保险等领域风险的交叉传染可能性加大。五是新兴金融领域尤其是互联网金融还存在监管真空地带,其潜在风险需要进一步关注。

“听说银行正在推银税互动产品,小微企业可以凭借良好纳税记录到银行申请信用贷款。”公司负责人商灿涛到靖江农商行申请了“税易贷”,银行根据企业去年实际销售情况,计算出其去年纳税金额约为40万元左右,查询到企业纳税的信用评定结果为B级,符合“税易贷”贷款条件。第二天公司就贷到16万元。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防控金融风险不完全是传统意义上的房地产风险或企业债务风险,也包括金融领域内部加杠杆、影子银行和表外业务的风险。”摩根大通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如是表示。

过去一年,信贷资金开始回归主业,聚焦主业。传统的贷款业务快速增长。据统计,2017年前11个月新增贷款12.9万亿元,已超过2016年全年规模。银行业各项贷款同比增长13.2%,新增贷款主要投向制造业、新兴战略性产业和薄弱领域、薄弱环节。其中,制造业贷款增速已连续9个月保持正增长,较去年同期上升2.6个百分点。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分析,今年以来部分城市房价上涨较快、房贷过快增长,加大了金融风险。部分资金脱实向虚,金融市场中跨市场、跨机构、加杠杆增多,形成交叉风险。而美联储加息对全球资金流向和汇率走向都产生较大影响,外部形势比较严峻。

就股市、债市而言,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二者的风险来自部分投资者激进的高杠杆可能引发价格大幅波动。控制二级市场杠杆率是防控资本市场风险的主要途径。

然而企业还有更多的期盼。商灿涛说,现在银税互动解决了小微企业缺失抵押、贷款难的问题,但贷款额还是偏小,不够企业发展所需,希望以后除税收外,银行还能参考企业更多的经营指标,比如企业缴纳水费、电费、社保,以及资金流水、在手订单等。银行对企业的了解更全面,我们的授信额度也能提升了。另外,如果融资成本能再进一步下降那就更好了。

“各方面综合起来看,明年不确定性很多,万万不可掉以轻心。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才能确保实现‘稳’这个主基调。”曾刚指出。

此外,目前国际不确定因素较多与国内经济运行仍面临诸多困难叠加,如果人民币阶段性贬值幅度较大,可能导致其他金融资产价格波动以及投资信心减弱。因此,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维持人民币汇率在一个相对安全合理的区间波动也是防控风险的重点任务。

企业所盼正是金融机构改革所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服务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

金融稳定是经济健康发展的基石。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说,为防范金融风险,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包括多地出台了一系列房地产调控政策,监管部门对部分金融机构加杠杆、期限错配进行纠正,逐步把银行表外理财纳入宏观审慎评估体系等。未来随着形势变化,相关措施有可能会进一步强化、细化,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推进联手“排雷”

“金融和实体经济的良性循环,指的是要求金融回归本源,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与房地产的良性循环,则应是要求重塑金融与房地产之间的关系,金融不但要配合房地产调控,防范房地产泡沫引发金融风险,同时也要服务于房地产长效机制的建立,以资金和服务创新支持廉租房建设和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则是要继续减少资金空转,禁止过度期限错配、严禁监管套利等,继续深入整治市场乱象,减少由此产生的跨市场、跨行业、跨领域的金融风险,促进脱实向虚的资金进一步回归本源,更多投向实体经济。”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说。

货币政策“稳健中性”

网站地图xml地图